舆情 深度分析

燕志华:县城都是如何应对社会性丑闻舆情的?

2022-02-08 | 优讯舆情 532 网络舆情热点 社会热点舆情 县城舆情 社会性舆情

作者:燕志华 博士  舆情和声誉管理顾问


近日,又一起县城舆情引发了全网焦点关注,我们就此谈谈,县城舆情的应对现状和应对方式。


11
县城舆情背后的政治社会特殊性


县一级行政单位,在中国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一方面,县城是保守主义的大本营,另一方面,又是网络舆情爆发更为集中的层级。因此,县城政治非常值得关注和研究。


为什么说县城在中国现实社会中处于一个较为特殊的地位?


从精神文化方面看,在于过去20多年迅猛的城市化浪潮中,乡村劳动力被抽血,乡村走上了慢慢沦亡的进程,但是县城却几乎保持了精神文化完整性。虽然大楼也开始矗立起来,但是民风民俗、精神世界基本未变,构成了中国人精神意义上的故乡和后花园。县城的不少年轻人大学毕业后留在大城市,但更多的年轻人因为浓厚的社会关系、熟人关系,往往进入体制,温饱不愁,不做房奴,成为消费水平颇高的“小镇青年”群体。


从经济发展方面看,中国在传统的城乡二元社会之外,其实还有一个“三元社会”,那就是大城市和县城的二元对立县城一方面对大城市心存向往,另一方面又充满不安。一个优秀的县城年轻人进入大城市,虽然前途看好,可是一旦安家落户,一个首付就能掏空县城中产家庭,沦为大城市吸血的牺牲品。这个现象的本质,是快速发展的大城市对于小城市生产力要素的虹吸和盘剥。这反过来又固化了县城人群的文化和精神的保守主义倾向,成为城市化浪潮中城乡之间的一个孤岛


这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县城人群在面对新媒体时代的乱象的时候一方面容易爆发传统道德的愤怒,另一方面,他们的权利意识随着物质财富的改善也在提升,面对地方政府的不作为、乱作为,他们又寻求网络帮助,引爆舆情。


从政治特点方面看,县级政府看起来承上启下,其实具有强烈的自成一体的封闭性特点,更具有强烈的“文化堕距”特点,也就是在社会快速发展的时候,政府和地方官员看待世界的观点、立场具有明显的落后于时代一步的特点。表现在舆情意识和舆情应对方式上,具有较强的压制倾向。如果主政者缺乏网络时代的开明开放的意识,很容易指使手下做出违背舆情传播规律的事情,从而引爆次生舆情,给地方带来更大网络生态灾害。


理解了县城的政治特点,也就理解了今天很多地方爆发舆情的时候,为何常常导致更大的舆情,“阴谋论”和谣言满天飞。



2
县城的舆情应对操作常常导致更大风险


县城爆发的舆情,大体上分为两种涉官舆情和社会性舆情


县城是个关系的社会,只有和体制搭上关系,才能获得资源,走向成功,这也导致地方官气浓厚。这在地方小社会眼里,不是什么问题,潜规则也是规则,但是一旦被大城市的媒体报道或者某个大V曝出某个事件的背后涉及到政府官员,往往就搞出大舆情,给县城整个小社会一个突然袭击。



但是县城的特殊性在于,地方文化和当代流行文化或者主流文化,存在一个较大的文化堕距问题,一旦通过网络社会和现代社会发生联系,传统文化中的落后甚至丑陋的一面就暴露了,比如虐待残疾人、买妻、拐卖儿童、欺压外来人口等等,一旦闹出人命或者人伦悲剧,常常引爆激烈舆情。县城之下,是地域广阔的县域,辖区内任何一个乡村的事件,最后都可以归结为县城舆情,成为地方政府尾大不掉的麻烦。


问题是,地方政府如何看待这样的社会性舆情?因为他们的看法,常常决定了应对舆情的方式,并影响网民对于地方的观感。


一般而言,合理的做法应该是这样的如果是涉官舆情,地方需要严肃地对待,毕竟官员涉及体制,具有系统性的影响,必须做好切割并消除影响,这需要非常谨慎。但是如果是社会性舆情,也就是和官员、权力缺乏原生性牵连的舆情,仅仅是社会新闻或者文化领域的舆情,那就简单多了。


地方政府只要秉持公平正义和法治的立场,进行严肃查处,通过正式渠道向社会公布真相,往往就能获得不错的效果。这个过程,地方政府处理态度愈是严肃,力度愈大,效果愈佳。



但是现实情况却是异常复杂的,更为常见的情形是,地方政府的路径选择不光是错误的,而且常常给地方带来深远的负面影响,形成严重的次生舆情灾害。


县城倾向于将县域内所有事务进行“承包责任制”,将整个地域的形象和美誉度视为一种会被上级关注的指标来看待。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走到了一个极端。不光正面宣传要搞,还要将所有的负面舆情也视作“家丑”,视作自己社会治理的失败,为了避免地方形象恶化,就只能层层包裹起来,不仅对内隐瞒,对外还驱赶媒体,结果不光令纸包不住火,也常常引火烧身,导致更大的舆情。


从地方宣传部门的惯常做法,常常可以窥见一斑。



作为地方和外界打交道的县级政府的“先遣队”宣传部门,常常根据情况扮演三种角色。


一是撒花。将地方做出的政绩通过各种宣传渠道向外传播,提升地方的美誉度;


二是灭火。地方出了负面新闻,灭火就成了宣传部门责无旁贷的事情。这个责任其实非常重大,也常常做不好。兄弟单位惹的火,常常让宣传部门来灭火,这不公平,也常常做不好;


三是粉饰。这经常是第二个功能的延伸,就是为了地方保护主义或者狭隘的利益,会对外讲述虚假的故事,将真相隐瞒,或者为错误行为狡辩,甚至不惜走上枉法的路子。


2020年,河南原阳县4名儿童在建筑工地被埋身亡,为了掩盖这个负面舆情,地方不光阻拦前来采访的外地记者,还进行了暴力对待,并组织地方网评员在新闻下面进行歪曲事实的留言跟帖,总之一系列操作不光没有挽回形象,还导致恶评如潮。


还有一些地方也爆发了丑闻,虽然没有如同原阳那样进行粗暴,但是回复的方式也是大打折扣的,比如没有深入的调查、没有针对网友的关切痛点等,导致事态热度持续升高。


3
县城舆情应对更为有效的路径是什么?


县城舆情一旦爆发,往往都会宿命般地走过这样的环节:

引爆舆情——地方敷衍回应——引发“阴谋论”和谣言,再推高热度——高层介入,倒逼县级严肃对待——联手上级部门,发布更详细调查报告——舆情回落。


县城跳不开这个舆情应对的周期律怪圈,在于地方保护主义思维模式,以及地方主政者缺乏舆情意识,因此总是会引爆次生舆情,结果引发上级部门震怒,倒逼真相调查出台。


但是我们会注意到,一旦县城爆发负面舆情,即便县一级部门进行了调查,发布了结果,往往也不会平复舆情,甚至激起更大浪潮。背后根源是县一级部门普遍缺乏公信力,掉入了“塔西佗陷阱”,导致说啥都不能令人信服


也就是说,县城舆情应对常常失败,根源在于公信力不足,甚至是公信力破产。



网民基本不会相信作为一个舆情爆发地的县城能给出一个真相。过往的很多事件已经教育了网民。如果一个地方以往已经出现了未能处理好的舆情,留下了病根,如今再次爆发舆情,县城即便给出再好的说辞,网民也不会再相信。这就是公信力的破产,也是一种代价。



因此,当一个县域爆发了重大舆情的时候,我们的建议是“借位”充实公信力。就是向上面具有更高社会地位和公信力的层级,借来具有权威性的机构或者专家,共同参与事件的调查和发布,这样发布的东西往往能取得网民的信任或谅解,实现舆情尽快的降温。


尤其是那些激发起网民道德愤怒的事件、引发全网关注的重大事件,必须要采取这样的办法,因为一旦在第一时间不能取信于民,那就可能导致谣言的出炉和“阴谋论”的传播,导致更大的愤怒浪潮


对于更高一级的管理部门来说,县城一旦爆发重大舆情,必须进行密切关注,因为县城的舆情,也常常闹大成为所在城市和所在省份的舆情。上级有理由进行指导,并派出专家队伍进行研判和指导。因为从过去的教训看,县城有可能会将上一层级的宣传和网信部门拉在一起,抱成地方利益共同体,沿着他们设想的路径前进,导致更大的问题。


借助权威的第三方来充实公信力,其实这本身就是一种舆情意识。但是遗憾的是,很多县城的主政者缺乏这样的素养,在事件爆发的第一时间,常常不能意识到事件的可能后果,没有舆情研判的意识,敷衍应对甚至漠然处之,一旦发觉网民愤怒情绪如潮水扑来,再想认真应对,已经晚了,因为老百姓已经变成“老不信”了。


因此,在今天的新媒体时代,需要学习舆情规律、提升舆情意识的,不再仅仅是各级管理者和宣传部门,更是地方主政者的必修课,是一种新的执政素养。因为主政者的素养意识强弱,直接决定了一个舆情事件的走向,直接影响了事件对地方声誉形象的伤害程度。

免费申请试用 为满足更多用户对舆情监测的需求,轻松实现信息收集,快速便捷的图表制作、 分享,让更多用户体验到优讯全媒体
舆情监测平台强大而专业的个性化定制功能,现可申请开通优讯全媒体舆情监测平台体验。

名额有限,申请从速!